【鶴一期】雪と太陽 06. (完結章)

「嗯哼——真是太奇怪了。」

「主上,是發生什麼事了嗎?」見打從自冬日祭結束後回到住處的茗禾一臉複雜地坐在桌前單手撐著下頷,且時不時喃喃自語的模樣,乆燁不禁關心。

「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了,只是總覺得鶴丸難得在冬日祭那天待在五条伯伯那住了一晚後就變得怪怪的,可我卻說不上是哪裡怪。」

回想起於冬日祭隔日再次碰見鶴丸時,不僅沒有任何宿醉的不適,還一臉春意盎然地和自己打了聲招呼後,便帶著一期一振回到了凡界。

聽著自家主人如此敘述,身為恃從的乆燁也想起原本在冬日祭時還有所心事的一期一振,在隔日看見他時宛如撥雲見日一般,整著人都精神許多,臉上也帶著紅潤的氣息,乆燁轉個念頭一想,思緒便豁然開朗了起來。...

【鶴一期】雪と太陽 05.

不同於以往所見的廣闊山林,也沒有那於山脈間蜿蜒的潺潺溪水,有的是在華麗輝煌的殿堂中那熙熙攘攘的喧嘩,以及從未見過甚至是聽聞過的各路神明。

「鶴丸你不厚道啊,哪裡找來這麼優秀的侍從,看得姐姐我真是心癢難耐。」富含韻味的嗓音清笑著,一名有著成熟樣貌的女子正站在鶴丸面前,毫無忌憚地將鶴丸身旁的一期一振打量了一番,「就是不知道鶴丸你能否借姐姐幾天?」

她剛剛就暗地瞧著站在鶴丸身旁的神使看好一會了,有多久沒見過處在這上界還能保有這份直率的人啦,要是可以真想讓他到自己這裡。

「我的好姐姐啊,誰不知道玄女妳最不缺的就是侍從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肯陪我解悶的,妳大人有大量就別跟我討要了吧。」鶴丸笑笑地...

【鶴一期】雪と太陽 04.

「一期你做的這個沙棘果乾味道可真不錯,要是能再來上一壺熱甜酒就更好了。」

在嚴冬之中,平時靜謐的山林除了冬風呼嘯以及山下居民上山撿拾枯枝所產生的聲響外,在難得出了暖陽的這日多了一絲熱鬧的氣氛。

「謝謝洛神大人您的讚賞,只不過是一點在入冬前做的小東西,只是這黃澄澄的果子原來名稱是叫做沙棘嗎?」面對少女的稱讚,一期一振謙虛地回應著,比起那讚賞反而是對少女口中所說的名稱感到十分的有興趣。

「是啊,一期你不曉得嗎,這可是個不錯的東西。」

「不大曉得,只知道它挺好吃的。」只見一期一振茫然地搖了搖頭,眼神中充滿好奇與求知慾的看著少女。

「我也不知,茗禾給我們說說吧。」嚥下口中的肉乾後,鶴丸舔了舔...

愛葉藍!一生推!

不多說些什麼

只要知道一件事就行了

那就是,葉藍有辣──────麼地好!

【鶴一期】雪と太陽 03.

希望5月能順利關窗 (祈願.JPG



秋末葉落風見涼,寒冬微雪漸紛飛,一眨眼間,就這麼在不知不覺中度過了不曉得多少個年頭──將手上拎著從山下以雜糧果乾換來的肉乾放到桌上,在簡略地清洗雙手後把披著鶴丸在某次外出歸來時說是友人贈與的披風解下,上頭還有著一圈柔軟的雪白羊毛,一期一振原本在看見披風上頭那圈羊毛時是不想收下的,還是在聽到鶴丸說出那羊毛是因為友人養的寵物羊身上的羊毛過多剃下後做成的,這才讓一期一振將這贈與的披風給收了下來。

入冬後基本上便採集不到新鮮的果實,同樣的,所能夠採集到的可食用植物也不多,雖說化為人形之後頭幾個月也沒被鶴丸少去餵食過肉類,可本就是草食動物的...

【鶴一期】雪と太陽 02.

希望這次、不會被屏 (掩面


啪嚓、啪嚓──…天色微亮的清晨時分,在高聳遼闊的松葉林間,一抹藍色的身影帶著節奏的步伐聲在翠綠與深褐構成的山景中穿梭。

帶著一頂用紫花針茅製成的簡易草帽,肩上背著和七八歲孩童半個身高大個竹簍,裡頭擺滿著或大或小的果實以及某些看不出來是何種植物的塊莖。

只見那看似年紀莫約舞象之年的少年以俐落的身手穿過那佈滿杜鵑花叢且蜿蜒隱密的羊腸小道,看著陡峭的山壁托了托背後的竹簍確認牢固後便沿著那些較大的踏腳處在一踏一蹬的動作下靈巧輕快的躍上頂端。

相較於先前以有過些許開發較為平緩的針葉林,在越過山壁上頭這一片尚未有人踏足反而顯得更加原始的高聳樹林後,來到了一...

被駁回了哈哈哈…。゚(゚ノД`゚)゚。
只好晚上再來弄外聯惹ry

莫名的收到了文章被屏的消息 Σ(=ω= ;) 

我記得我沒放什麼不該放的詞語在裡頭啊 (一臉矇逼.jpg

【鶴一期】雪と太陽 00.世界觀設定

除草~ 更新~ ヾ(*´∀`*)ノ


界:粗略分為三界,上界、地界、妖界。


神祇:粗略分為三種,一種是由天地靈氣而生的天地神祇,大多都居住位於天上的上界中,被稱為仙修;一種是因啟發心智而修化為人形的靈獸,可依照自身意識變成獸型(原型)及人型兩種型態,大多都喜愛居住在自己出生且與凡人共存的地界中,若為地方土地神或自願做為神祇侍從,則被稱為靈修,反之,不願委身任職於前兩者,屬於不喜被約束而偏好自由自在者,則被稱為妖修;最後一種則是由凡人修練成仙的人修,在三界中都較為少見。


羽果:僅能由洛神一脈種植培養的一種靈植果實,莫約百年才能生長出一次果實,每次大...